Discuz! Board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

资讯

订阅

侯耀文的大徒弟放话 要去德云社说相声 是在找后路 还是另有缘故?

2022-12-06| 来源:互联网| 查看: 317| 评论: 0

摘要: 侯耀文是侯宝林的三子,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。对于他究竟有多少个徒弟,一直是众说纷纭,有说二十五,有说二......
消防工程公司加盟 http://www.fjjaxfjc.com/

侯耀文是侯宝林的三子,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。对于他究竟有多少个徒弟,一直是众说纷纭,有说二十五,有说二十八,贾仑的说法是二十九。贾仑是侯耀文的大徒弟。这一篇萧陶就来说一说贾仑。

左为贾仑

01

贾仑的名字,很多人都写错,就连侯耀文也写错。贾仑有个哥哥,名叫贾昆,他俩的名字连起来是昆仑,所以贾仑的仑不是伦理的伦,而是昆仑的仑。

贾仑的父亲是贾冀光,他是侯宝林的徒弟。相声界有句行话,父一辈子一辈,说的就是两代人的交情。贾冀光正经上过大学,他所创作和表演的相声《搬家乐》得到过侯宝林的表扬。不过,要说传播度广,还得说《出口成章》。这段相声由贾冀光和赵小林合作创作,经牛群、冯巩表演后火遍全国。表演时,无论冯巩还是观众提出什么字,牛群都能绕到“实现四化”上来。这是新相声,但借鉴了传统相声《百家姓》的表演技巧,行话叫做顶真续麻。

贾冀光(右)跟侯宝林合作演出

《相声大词典》“贾仑”词条说,贾仑出生于相声世家。这话其实并不准确。三代传承为世家,两代叫门里。贾仑的祖父并没说过相声,连曲艺的边都没沾过。准确地说,贾仑是门里出身。

《相声大词典》“贾仑”词条又说,贾仑自幼跟随父亲贾冀光学习相声。这话也不准确,因为就连贾冀光都说,他没教过贾仑。这里萧陶多说一句。贾冀光说相声是半路出家,34岁时才被特招进二炮文工团,开始干专业。

贾仑的开蒙老师是王世臣的徒弟赵得亮,后来贾仑拜赵得亮为师。1981年9月,赵得亮因病去世。那一年,贾仑才18岁。不能说十八样武艺样样稀松,可离一个合格的相声演员还相差甚远。

02

中学毕业后,贾仑考入铁路文工团。贾仑一心想拜侯耀文,侯耀文提了一个条件,要贾仑征得王世臣的同意。贾仑找到亲师叔田战义,由田战义领着去见师爷。徒孙要改换门庭,师爷一般不会答应,再不济也得装糊涂,可听说孩子的新师父是侯耀文,王世臣竟然答应了。

得到师爷的准许,贾仑很快就成为侯耀文的徒弟,但只是口盟,没有摆知,因为侯耀文自己还是海青,没有师承。12年后,侯耀文才由李伯祥代拉,拜在赵佩茹的门下。此时,赵佩茹已经故去21年。

后排右一为贾仑,那时的师娘是袁茵

由于拜师拜得早,贾仑是侯耀文的大徒弟。不过,这些年有人对贾仑大徒弟的身份提出质疑,因为贾仑于1994年才跟高玉庆、李福胜一起摆知。贾冀光得知后说过这么一句话:“他(指贾仑——萧陶注)是侯耀文的大徒弟,有人说他不是,这种说法不负责任,相声就够乱的了,不要再添乱了。”贾仑则说:“大徒弟不大徒弟,我无所谓,跟师父学出真本事,才是硬道理。”话里话外透着一种无奈。

贾仑在铁路文工团一呆就是25年。其间,他跟李金祥搭档参加过两次央视举办的全国电视相声大赛,2000年凭借《春播》获得三等奖,2002年更上一层楼,凭借《信不信由你》获得二等奖。2004年,李金祥因身体原因跟贾仑散伙,贾仑改跟连春建搭档。连春建也是侯宝林的徒孙,他的师父是丁广泉。

侯耀文也把贾仑的名字写错了

侯耀文去世后,贾仑调到煤矿文工团。贾仑的说法是连春建在煤矿文工团。要萧陶说,连春建或许是个原因,但应该不是唯一的原因。假如侯耀文没有去世,贾仑应该不会离开铁路文工团。

03

侯耀文去世后,刘际接任铁路文工团说唱团团长一职。刘际也是侯耀文的徒弟。侯耀文出殡的当天,单联丽、常宽和杨进明就是由刘际代拉入门的。按说代拉师弟是大徒弟的事,可贾仑却说“我不敢代拉,没资格,也没人找我代拉”。

这或许是迄今为止贾仑跟郭德纲同框的唯一一张照片

贾仑的这句话透露出他跟侯耀华的微妙关系。侯耀文去世后,侯耀文的徒弟几乎都视侯耀华为侯派相声的新掌门人,团结在侯耀华的周围。当然也有例外,比如郭德纲,再比如杨进明。杨进明跟侯耀华闹掰,投奔德云社是2019年的事,在这之前侯耀华跟杨进明的关系可以用“情同父子”来形容。

侯耀文去世的当天,贾仑也对侯耀华说过这样的话:“师父走了,您就是一家之主。”可侯耀华更喜欢侯耀文的另外几个徒弟。贾仑直言他跟二爹好几年没见面了。贾仑叫侯耀华“二爹”。之所以不受侯耀华的待见,或许跟贾仑对郭德纲的态度有关。

04

因侯耀文遗产官司侯耀华跟郭德纲反目为仇,可贾仑却跟二爹不同调。贾仑透露说,师父去世后,有一年他在通州的集市上遇到郭德纲,跟郭德纲拥抱、聊天,当时王惠也在场。这事要是传到侯耀华的耳朵里,侯耀华不可能没有想法。

其实,贾仑很早就认识郭德纲。早年​贾冀光办金五环艺术团时,郭德纲还没搞北京相声大会(德云社的前身),就经常参加金五环的演出。贾冀光对郭德纲颇有好感。几年前接受采访时,贾冀光还夸赞郭德纲,说郭德纲是个不错的人才。或许受父亲的影响,或许是个性使然,贾仑没有跟郭德纲交恶。

文字由萧陶根据视频内容添加

最近,有网友在直播间里让贾仑对郭德纲作出评价,贾仑说:“郭德纲非常优秀,是同龄人里的佼佼者。郭德纲让许多人喜欢相声,从事相声。为什么要把肉埋在饭底下呢?人家做了,为什么不能说呢?”贾仑又说:“我跟郭德纲没有矛盾,没有不愉快。”贾仑还说:“等退休了,我也想去德云社。我跟德刚说,大哥来‘票’一场。德刚会说,师哥,您随时来。”

对于贾仑的这番表态,纲丝并不买账,有人搬出贾仑接受采访时说过的一段话,指贾仑打压过郭德纲。贾仑急忙澄清说:“我没说过郭德纲的不好,不要陷害我!”

视频截图

萧陶看过贾仑受访的那段视频,一起受访的还有应宁。贾仑是煤矿文工团说唱团团长,应宁是副团长。有些话其实是应宁说的,纲丝却算在贾仑的头上。比如,应宁说:“如果我们对待每一个作品都这么严格,每一个同行都这么严格要求自己,就谈不到反‘三俗’的事,也就没有‘三俗’了。”

对于反“三俗”,贾仑说,作为一个专业院团的一个分团的领导,第一个应该是完全接受,第二呢,一定要积极地响应。贾仑明确表态说:“其他社团的人,我们管不了人家。”

客观地说,不是贾仑打压郭德纲,而是纲丝对号入座。再说,并不是只有相声行业要反“三俗”,其他很多曲种也都存在“三俗”的问题,有的甚至比相声更严重。可纲丝护主心切,或许没看到,或许假装没看到。

05

贾仑是相声、钓鱼“两门抱”。他自称自己是相声界钓鱼钓得最好的,钓鱼界相声说得最好的。他不仅酷爱钓鱼,还主持过《四海钓鱼》,这是北京电视台旗下的付费电视频道。有人说,贾仑不务正业。贾冀光得知后为儿子辩护。他说:“什么叫正业?正业都没饭吃了还怎么务?我说一专多能,身兼几职都可以。”

贾仑展示钓鱼成果

贾冀光说得没错。要是相声不走下坡路,谁也不会去干第二职业。严格来说,演小品也是第二职业。拒演小品的,相声界只有一人,就是马季。当年,黄宏找到马季,想请马季跟他一起表演小品《打扑克》,马季没答应。马季后来说:“我马季守了一辈子相声这个瓜,就让他守下去吧。”

马季也酷爱钓鱼。他是休闲钓鱼,贾仑玩的是竞技钓鱼。说白了,一个往外扔钱,一个往里挣钱。虽然钓鱼给贾仑带来了不少乐趣和不错的收入,但摆在第一位的永远是相声。

06

贾仑是北京市朝阳区非遗(相声)代表性传承人。无论是哪个层级的传承人,对于授徒传艺都有一定的要求。不收徒不传艺的肯定评不上非遗传承人。迄今为止,贾仑一共收了36个徒弟。

有网友说,章绍伟是贾仑的徒弟。去年,章绍伟改拜郭德纲为师,郭德纲赐艺名“章九徕”。贾仑表示,他教过章绍伟,但章绍伟不是他的徒弟。贾仑说的或许是实情,但也不排除给对方留面子,为日后跟郭德纲再见面做铺垫的可能。

尤宪超(右)跟高晓攀是一对火档

贾仑的徒弟不算少,但除了尤宪超外,其他人都还默默无闻,但愿假以时日,都能成大器。尤宪超是嘻哈包袱铺的相声演员,跟高晓攀搭档。

除了收徒传艺外,贾仑也有相声园子,就是位于丰台区文化馆的周末相声乐苑,它成立于2008年,至今已有14年。跟别的相声园子不同的是乐苑一直坚持公益惠民演出,定期向老年人、残疾人等群体赠送“爱心票”。

右为贾仑

严格来说,乐苑并不是贾仑自己的,他不参与经营,要不然​不是园子关张,就是他破产。除此之外,贾仑还是北京东城相声俱乐部的发起人之一,另外两个发起人是李金斗和宋德全。既然有这两个园子,就不存在明年退休后贾仑没地可演出的问题。从这个角度说,他说去德云社“票一场”应该就是一句客气话,并非要给自己找后路。再说,贾仑不是杨进明,杨进明是铁路文工团的临时工,贾仑是煤矿文工团的处级干部,即便退休了,贾仑也衣食无忧。

结束语

贾仑直播时,​有网友以开玩笑的口吻问他,你是大师哥,你会替师父清门吗?贾仑笑嘻嘻地说,借我一百个胆,我也不敢。

贾仑说的是实话,因为他是个老好人,谁都不得罪。按说他这种性格的人不适合当大徒弟,可他偏偏就是侯耀文的大徒弟。不过,他这个大徒弟当得有点憋屈,因为听他号令的师弟实在不多。正因为如此,很多网友都不知道他是侯耀文的大徒弟。

不过,坏事亦能转变成好事。贾仑要是很强势,很可能会跟新的掌门人发生冲突,甚至步郭德纲的后尘。都说平平淡淡的生活胜过繁华散尽后的落寞,从这个角度说,老好人的性格又成全了贾仑。

(萧陶原创。部分图片由圈内人提供,其它来自于网络。严禁转载,盗用者必受追究!)

分享至 : QQ空间

10 人收藏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收藏

邀请

上一篇:暂无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关于本站/服务条款/广告服务/法律咨询/求职招聘/公益事业/客服中心
Copyright ◎2015-2020 余杭资讯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 余杭资讯网 X1.0